\
爱尚小说网->都市->抠神->章节

第五百零八章 有人要搞事

热门推荐:超级兵王至尊重生神医凰后不灭龙帝绝世药神天下第九剑徒之路诡秘之主透视医圣人皇纪

程煜想了想,突然笑了起来。

“您的意思是说,程傅和我那其他几个兄弟姐妹一样,都觊觎着程氏集团的继承权,回来之后会针对我搞事情?”

杜长风摇了摇头,说:“目的肯定是这个,但恐怕不会这么直接和简单。

程煜,说实话,在我们这个圈子里,大家除了对你不了解之外,你们程家的几个孩子,其实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

每个人,是什么样的秉性,我们最为了解。

程颐一直都是那种没什么脑子,偏又自视甚高的二世祖。

他丝毫不明白,之所以他在外边有人捧着他,不是因为他自身能力有多强,而是因为他是你父亲程广年的大侄子。

或者说,是因为你父亲结婚生你太晚,导致他这个原本不该是长孙的人,突然变成了程家的长孙。

否则,如果你是程家的长子长孙,那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程煜满不在乎的笑了笑,说:“爸,其实这些我都不关心。而且,程家的长子长孙没什么用吧,毕竟,程家能有今天,可以说是程广年他一手造就的。他那个人,杀伐果断,别说是兄弟,就算是我这个亲儿子,真想从他手里谋夺点什么,我估计他也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大义灭亲。”

杜长风闻言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手指冲着程煜虚点,【爱尚小说 codefunk.com】晃动。

“你这孩子,还真是什么都敢说。你就不怕你爸听到你这话,活活抽死你?”

程煜摇了摇头,说:“这一点,我还真是不担心。

说实话,从小到大,虽然我真心没怎么感受过父爱,就连母爱,都因为老程的缘故,搞得我基本上没捞着享受过。

但是二十多年来,无论我怎么跟老程争吵,甚至翻脸,摔门而去等等,他都没动过我一根手指头。

而且这话我也不是光跟您说,我跟老程说过。

我觉得他这辈子,唯一用过一些感情的,可能就只有我母亲了吧。

说不好,总而言之,在我心里,老程就是个冷血动物。

他的商业帝国最重要。

甚至有时候,我都怀疑要是一旦有一天,他必须在他的商业帝国和我母亲之间选择一个,他的选择依旧会是程氏集团。”

杜长风闻言,沉默了下去。

下意识的拿起那根雪茄,抽了两口发现已经灭了,便又划着一根火柴将其点燃。

深深的吸了两口,杜长风摇着头说:“有些话我不该评论,但是……小煜你说的并非没有道理。其实,这一直以来也是大家最大的疑惑。他程广年打拼半辈子,创立了程氏集团这个他可以一手掌握的庞然大物,可却居然似乎有种连你都不能去继承的姿态。不理解,不理解……”

程煜笑了笑,说:“我也不需要,我觉着我凭自己,这辈子肯定也是锦衣玉食。当然,我本来就躺在他肩膀上,没有他,我哪有启动资金?”

“对了,你那个投资公司现在怎么样?”

“我自己的资产翻了几十倍吧,要是再把那些暂时无法套现的股权算上,我现在怎么也是个二三十亿身家的人。这里边不包括前锦和杜氏的股份。”

杜长风深深的点了点头,说:“嗯,成绩的确很好了。我记得你最初就两千万的启动资金?”

程煜点点头,说:“一年,不算公司的无形资产增值,实际财富估值上的增长百倍以上。”

“的确不容易了。不过,程氏集团是你父亲一辈子的心血,你真的一点儿都没想法?”

“您都说了,那是他的心血,跟我有什么关系?能从那里边拿出点钱给我自立门户,我挺满足的了。而且,我不是也有一些程氏的股份么?只不过被放在前锦做投资了。”

“你能看的这么淡,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杜长风再度感慨道。

程煜笑了笑,说:“老程那个人,什么时候他自己想明白了,这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可别看我是他儿子,真要是我想现在就确立我继承人的地位,他会觉得我想弑君的……”

“哈哈哈,你这小子,胡说八道!”

程煜也笑了起来,摆摆手说:“爸,您刚才说什么长子长孙的事儿。程氏集团是老程的,这跟长子长孙什么的,没关系吧?”

“总还是有一些的。当年,你父亲创业,启动资金哪来的?”

程煜挠挠头,说:“这我还真不知道。”

“这事儿,广乐和广天一直没拿到台面上来说,可能主要是觉得说了也没什么大用。但并不表示他们永远都会把这件事埋在心里。”

“那您给我说说呗。”

杜长风又抽了口雪茄,再度将雪茄放下,任其自灭。

“我们没什么确凿的证据,只是传闻这么些年了,你父亲也没有出面反驳过,这不符合他的性格,所以我趋向于认为这是真的。”

程煜点了点头,心说程氏集团的创立看来还真是有些名堂啊。

“当初你父亲决定下海经商,可他没钱啊,然后突然间,你父亲就得到了一笔资金,顺利的展开了他从商的第一步。”

“您不会想说这笔钱是我二叔和三叔给他凑的吧?”

杜长风摇了摇头,说:“那肯定不是,否则,等到程氏稍有发展的时候,广乐和广天兄弟俩只怕早就按捺不住了。”

“那是……?”

“都是些传言,但空穴来风必有其因,这里边并不是半点脉络都没有的。”

杜长风端起了酒杯,程煜也就不去打断,同样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两人都喝了一口。

“其实你那个大哥程颐,性子各方面跟你二叔简直是如出一辙。

就在你父亲突然获得一笔资金开启了自己的经商生涯之后,也就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吧,广乐惹了个麻烦。

现在看,那都不算什么麻烦。但在当年,那麻烦还真是不小。

具体什么事儿不说了,这是广乐最不愿提起的事情,你父亲也不喜欢别人提,终究是你们程家的事。

但当时广乐需要一笔钱,于是他就把脑筋动在你们家的祖产上了。”

程煜愣了愣,说:“我们家还有祖产?”

“两个方面。

一是你们家在城南有套老宅。

九十年代末,房地产行业算是彻底拉开序幕,这导致了很多老宅,也被政府归还给本人,成为私产。

你当然不知道,就连你那个大哥也没赶上,当然,那会儿冯琴已经怀着你大哥了。

宅子还挺大吧,老式的院子,现在都跟着DìDū人学叫四合院了,但咱们这儿那个年代不这么叫。

那宅子要是留到现在,估计也是文物保护宅院了,真要卖,地段又是现在吴东地价最高的位置,怎么着也能值个三五亿,这还是因为旧宅不允许拆除政府每年出资维护的缘故。

在九十年代末的当时,你家那套宅子,粗估大概一二百万还是值的。

而你父亲的启动资金就是二百万。现在你能联想到些什么了么?”

程煜试探着问:“是我爷爷把宅子卖了给我爸当启动资金了?”

“具体是不是,你父亲从没解释过,老爷子对这事儿也是一直装疯卖傻的不肯说。后来你爷爷老年痴呆了,就更加没的可说了。”

程煜点了点头,说:“一二百万啊,对那个年代的人,少说十几套房了吧?不管是不是,换成我是二叔三叔,肯定也会这么想。”

杜长风点了点头,继续说:“是呀,大家都这么想。结果广乐那事儿,就没办法解决,他找你爷爷想卖房子,可却发现那房子已经不在你爷爷名下,只不过买房的人给了你爷爷一年的期限,在这段时间里还能住在那儿罢了。”

“那老程有点不应该啊,就算卖房子的钱拿去做生意了,不能说股份三一三十一这么分,可我二叔三叔家里有想法也是正常的。即便程氏集团全靠的是他,可也不能他一个人独占股份啊!”

“可问题是,你爷爷清醒的时候说过,他没给过你父亲任何一笔钱。而你父亲也只是说那些钱是别人借给他的,算是给他的投资。那个年代没什么风投的概念,而且后来这笔钱在你父亲发迹之后,也只是从账上划出,进出都是借款的名义。风投也没这么个投法的。”

程煜再度沉默下去,只等着杜长风继续述说那段历史。

“我刚才说了,这只是一个方面。你二叔那事儿没办法解决,把老头儿逼急了,居然弄了两根金条出来。一起拿出来的还有一个明朝的青瓷瓶。金条到银行换了钱,那只明朝的青瓷瓶则是卖给了当时的一个有钱人。凑了四十多万,算是把广乐那事儿解决了。”

“嗬,我二叔也够能作的,九几年,作出去四十多万?”程煜摇头叹息,难怪杜长风说程颐的性格更像程广乐,合着程广乐年轻的时候作死的本事不比程颐差。

程颐在桃花源那件事上动的手脚,要不是因为他是程家人,程广年和程煜都没彻底追究下去,那只怕就是个刑事案件。

“因为你爷爷拿出了两根金条和一个青花瓷瓶,这使得广乐和广天一直认为老头儿还有私藏。反正你爷爷那个人,生病之前也一直古古怪怪的,总让人觉得他肯定藏了点什么东西。”

程煜笑了,程青松这个人,早些年没有得阿尔茨海默症的时候,的确有点儿猥琐,甚至现在都没变,跟前段时间一部电视剧里的那个父亲颇有点儿相似,自己的小心思挺多的。

当然,他没有倪大红演的那个家伙那么极端。

“之后你父亲的生意也出现过几次变故,但他总能在最山穷水尽的时候,拿到一笔借款。

渡过难关之后就从公司账上把借款划了出去,来路和去向却又都有些不清不楚。

这事儿还都是你二叔和三叔传出来的,说肯定是你爷爷用私藏的东西,去贴补你父亲了。

当然,不管这钱还没还,总之东西没了,你父亲的公司也就这么发展起来。

一步一步,最终成就了现在的程氏集团。”

“不是说我爸这辈子没犯过决策上的错误么?怎么也有山穷水尽的情况?”

杜长风笑了笑,摇着头说:“广年心大啊,决策上,从现在来看,其实也没错,就是资本不够雄厚。

说穿了,就是力有未逮,但他一意孤行还是要上,上完之后资金上出现断裂,自然就导致项目出现差池。

好在真的是每次都逢凶化吉,在最恰当的时候得到刚巧的资金,从而渡过难关。

大家都说这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但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好心人能在广年最困难的时候拉他一把?

关键是这些借款,虽然有利息,但利息都低到吓人。

九十年代,别说是贷款,光是存款利率有多高,你们恐怕都不会知道。

那会儿,存款都接近十个点的年利率,贷款就更别提了。

民间借贷,没有二十个点,你都不好意思跟人张口。”

程煜点点头,说:“学经济,这些我还是知道的。所以,我二叔和三叔就更觉得,老程之所以都能在最困难的时候每次渡过难关,就是因为我家那个坏老头儿拿出的私藏?”

杜长风也点着头,说:“你二叔三叔说得多了,外界自然也就有了传闻。

好在那会儿你爷爷没病没灾,就是有点儿蔫儿坏。

广乐和广天肯定去问过他,他都坚决否认,表示广年的事情他没插过手。

我听说有一次,好像是广乐进了你爸的公司之后,办砸了一个项目,让公司亏损严重。

然后广年训斥他,他喝多了,借着酒劲发飙,质问广年那些渡过难关的钱,是不是你爷爷给的。

还说那些钱,本该是三兄弟均分的,现在却成了你父亲一个人的资产。”

程煜哈哈大笑,说:“这事儿伤不了老程吧?

如果说我家坏老头儿已经去世了,这些私藏包括房产什么的,都是遗产。

没有遗嘱的情况下,当然该是三兄弟均分……

不对,还有我姑呢,男女都有继承权,四个人均分才对。

但问题是爷爷他还活着,那会儿也没有老年痴呆,思维正常,意识清醒。

他的钱,他的房,他的私藏,他愿意给谁,儿女还真没资格过问。”

杜长风长叹了一声,一口喝完了杯中的酒,说:“谁说不是呢?”

站起身来,杜长风走向酒柜,拿起那只水晶瓶子,晃了晃问:“你要不要加点儿?”

程煜也一口喝完了杯中残酒,点点头走了过去。

加完酒之后,杜长风说:“那事儿后来怎么平息的,传闻里不可能传的那么细。

但有一次我跟你父亲聊天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就说到这件事了。

他当时的说法是,首先,我做生意从未找我父亲拿过一毛钱,我所有的资金都跟程家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其次,如果我父亲真的有钱,他还活着,他愿意给谁那也是他的事,这事儿轮不到其他人来说什么均分之类的话。”

“所以,老程只是强调了他的资金跟程家没关系,其他的说法倒是跟我一模一样?”

杜长风微微颔首,说:“就是这样的一个状况。”

“所以,您觉得程傅突然修完了学分,嘴上说不会提前回来,但还是提前回来了,跟这件事有关?”

“跟这件事当然不会有特别直接的关系,但我想,程傅回来了,要求你父亲兑现半年前对他的承诺也正常。

我想你父亲也是会给他这个位置的。

当然,在广年手下,程傅虽然跟他父兄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这孩子心事深沉表面上从来都没有半点染指你家产业的念头,可他终究是广乐的儿子,做事情不可能不为广乐考虑。”

“爸,您这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了?程傅比我还小一个月,不管他是不是心思深沉,要跟我爸斗,还嫩的很吧?而且,程氏集团就是他老程的,他不松口,谁能夺得走?你总不会觉得他要杀了我们全家,然后获得一部分程氏集团的继承权吧?”

杜长风笑了笑,摆摆手,说:“没那么夸张。但广年终究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一旦你出了什么问题,或者你们家出现重大变故,至少程傅和程苒的话语权会变得很重。在利益面前,亲情什么的都是扯淡,他俩联合起来搞风搞雨那就真是麻烦了。”

程煜皱了皱眉头,说:“爸,我越来越觉得您担心的没道理了。我和老程都好好的,能有什么变故?”

说到这儿,程煜的心里其实微微一沉,毕竟,程广年有没有可能发生变故他不知道,但他本人,却是极有可能的。

毕竟脑子里的肿瘤估计还在吧,只不过是神抠系统用其神奇的力量将其压制住了。

但程煜现在手握一万七千多点积分,按照七折兑换生命时长,那都超过一千天了。

足足三年时间。

这还得是程煜后续再也无法获得积分的前提下。

他程傅再如何搞风搞雨,能搞掉程煜脑子里的神抠系统?

“如果只是单纯的怀疑,我那几位老朋友还不至于找我专门谈论你们家的事。今天跟我说起这事的人,他女儿和程傅是校友,另外两位的儿女也在英国读书,他们平时都有来往的。广乐和程颐的事情传过去之后,他们曾经问过程傅,可程傅的反应过于冷漠,他竟然说广乐和程颐是咎由自取。而程傅和广乐的感情其实极好,这不由得让人不防啊!”

相邻小说:深渊主宰系统科技炼器师时崎狂三的位面之旅剑霸山河盖世刀神这个明星来自地球重生僵尸道长守望先锋入侵美漫婚心荡漾:总裁的心尖暖妻克斯玛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