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最狂弃少 > 第96章 强势碾压
    “阿坤,怎么婆婆妈妈的,不愿意和哥哥合作?”

    光头汉子见阿坤犹豫不决,笑意淡去,言语中流露出不满的意味。

    坤哥忙摇头摆手,笑道:“龙哥,别误会兄弟,我呢……是担心做大容易出事,除非到境外,去境外又人生地不熟……”

    “你我后边都有人,怕个鸟。”

    龙哥霸气嚷嚷,搞得好像他在京城能只手遮天呼风唤雨。

    “呵呵……”

    坤哥干笑两声。

    这时候,看拳赛的人们集体惊叫一声。

    铁笼里,坤哥的拳手,被不知从哪来的挑战者,打倒在地,这名拳手是坤哥花大价钱从香江那边请来的,主要用于今晚最后一场的对决。

    今晚最后一场对决,实际上是坤哥龙哥两位社会大哥设的赌局。

    这场赌局的输赢,决定着一处大型建筑工地的砂石土方由谁来供应,涉及到几千万的利润,赢家通吃。

    他们这帮大哥,每次在生意场上有了利益冲突、矛盾,就在拳台上化解,这样能避免两败俱伤。

    第一场比赛,坤哥就把重金请来的拳手派上去,为的是让这哥们儿先打一场,热热身,活动活动筋骨。

    他根本没去想这哥们儿被打倒怎么办。

    因为他认为,自己请来的高手,不可能被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挑战者打败,然而不可能的事情,偏偏发生了。

    坤哥惊愕不已,请来的拳手阿泰倒地后,对方仍未罢手,极为嚣张的掐着阿泰脖颈,把阿泰拎起来,抵在铁笼上。

    特么的,这是哪冒出来的二逼?$s更~新●a最‘快上=:u0

    坤哥急了,也怒了,花两百万请来的高手颓了,今晚的赌局必输无疑,得损失几千万。

    白天坑来那一千万带给坤哥的喜悦,瞬间消失。

    坤哥勃然大怒,起身怒指将阿泰抵在铁笼上的平头汉子,面目狰狞吼道:“你他妈找死啊?!”

    平头汉子平静瞥一眼暴怒的坤哥,全然不把坤哥当回事儿,而后这平头汉子扭头望向另一侧。

    很多人为此好奇,追寻平头汉子的目光,最后锁定一个人……苏昊,苏昊侧后方还站着龙门京城分堂堂主张俊。

    坤哥、龙哥以及另外几位大哥此时也盯住苏昊。

    “原来是你……”

    坤哥认出苏昊,恨得咬牙切齿。

    在场的人意识到,铁笼里的平头汉子是在向苏昊请示,该怎么处理坤哥的拳手。

    这一刻,数百人屏气凝神看着苏昊。

    “这里是老子的地盘,真把老子逼急了,老子不管你有什么背景,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坤哥撂狠话。

    苏昊颇为不屑撇嘴,缓缓抬起右手,横在脖颈前轻轻一抹。

    这个动作意味着什么,在场的人,都清楚。

    铁笼里霸气十足的平头汉子得到苏昊的示意,右手掐紧阿泰脖颈,左拳缓缓向后拉,蓄积力量。

    阿泰惊恐挣扎。

    奈何在平头汉子面前,这位在香江乃至整个南洋都小有名气的黑拳高手,如同一只弱鸡,任何挣扎,都是徒劳。

    平头汉子后拉的左拳猛地击出。

    砰的一声……铁笼剧烈震颤,人们的心也跟着颤抖。

    阿泰被平头汉子一拳爆头,鲜红的血溅到铁笼上,往下流淌。

    很多人大惊失色。

    这处场子以前也死过人。

    打黑拳的地方,不死人才是奇迹。

    可从未有拳手被对手如此虐杀,死这么惨。

    平头汉子一拳之威震慑全场,此人是龙门京城分堂的一位高手,聂擒虎,平日里充当张俊的司机兼保镖。

    苏昊举步向前,人们慌忙让开,唯恐避之不及。

    坤哥又惊又怒。

    “这小子什么人?”脸色连变的龙哥小声问坤哥。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不过从现在起,他是我的仇人。”坤哥说到最后目露凶光,盯着登台站在铁笼前的苏昊。

    坤哥知道苏昊身份不一般,但自认后台硬,无所畏惧。

    台子上。

    聂擒虎走出铁笼,朝着苏昊躬身行礼。

    苏昊摆手,聂擒虎退到一旁,虎视全场。

    “我们又见面了。”

    苏昊冷眼盯着坤哥。

    “小子,你今天死定了!”

    坤哥话音未落,几十号看场子的小弟操起棍棒、砍刀,冲到台子下,来看拳赛的人惊慌四散,远离台子。

    “在苏少面前舞刀弄棒,我看你们是活腻味了。”张俊看傻逼似的看着几十号气焰嚣张的混混。

    “屁的苏少,得罪我们坤哥,杀他全家!”

    坤哥的头号马仔叫嚣。

    就在这时,咣的一声,这座废弃厂房的两扇大门被撞开,一辆大型货柜车冲进来,人们吓了一跳。

    货柜车绕着拳台横冲直撞,人们惊恐奔逃。

    几个社会大哥也被小弟们护着,躲到安全的角落里,一些看场子的亡命徒,挥舞棍棒追货柜车,打砸车窗玻璃。

    很多人意识到这是要出大事的节奏,趁乱逃出去。

    也有一些混混想冲上台子去砍苏昊,被聂擒虎一一踹飞,苏昊从容站在铁笼前,看着远处角落里脸色铁青的坤哥。

    收拾坤哥这样的小角色,本不用苏昊亲自来。

    可苏昊一想到秀儿受了那么大的伤害,不亲自来一趟,心里头实在不舒服。

    把闲杂人惊走的大型货柜车横在门口。

    唯一的出口被堵死,货柜车尾部两扇门被人从里推开,穿着黑衣的精悍汉子,一个接一个跳下车。

    与此同时,坤哥那边聚集起五六十人。

    坤哥以及坤哥的狐朋狗友,都火冒三丈。

    “叫人过来把这里围住,这些杂种,一个都不能放走。”面目狰狞的坤哥扭头吩咐小弟,准备大干一场。

    从货柜车里出来的黑衣汉子,肃然站立,气势逼人,俨然一尊尊杀神。

    “坤哥,不好了,几分钟前,咱们的地下赌场全被扫荡查封,兄弟们全进去了。”

    “酒吧街那边也被封了。”

    “浴场也被封了。”

    坤哥的几个小弟原本打电话叫人,却收到一个又一个坏消息。

    坤哥傻眼。

    场子被封,小弟被抓。

    他心里生出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为首的黑衣汉子手中三棱军刺直直指向坤哥那伙人,说出一个令坤哥等人心颤的字眼……杀!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