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弟子无敌了 > 第20章 残酷真相
    “老东西,你特么谁啊!”

    秦宝林面带怒色地走上前,想要推搡吴成清,不过身子早已经被酒色掏空的秦宝林根本无法靠近吴成清身旁。

    他自知面子挂不住,骂咧咧地说道:“凭什么要我跪在老头子坟前?要是没有我爸的话,谁会记得他名字?”

    “老东西,死了还让人遭罪!”

    吴成清也是个暴脾气,他一巴掌狠狠地扇在秦宝林脸上,后者脸颊上浮现出了个很明显的五指印。

    “畜生!”

    “你爷爷当年上过高句丽战场,就算没有你老子他也值得被所有人记住!”

    “这一巴掌,是我替你爷爷打你的!”

    秦宝林气急败坏,他何曾受到过这般耻辱?

    这老头子也不看看他是谁的儿子,要知道秦海将来甚至有可能成为云海市的副市长,上达天听的存在。

    “不服气?”

    吴成清神色肃然,眼中带着浓浓的敬意。

    “你爷爷当年要不是被榴弹击中的话,只怕现在的地位连你引以为豪的老子都不及,真以为你爷爷上战场是吃素的?”吴成清毫不客气。

    秦海眸光闪烁,连忙拦住自己儿子。

    “宝林,跪下!”

    “爸!”

    “跪下!”

    秦宝林虽然不情愿,可还是得跪在坟前。

    直到这时候秦海才松了口气,他略带歉意地对吴成清说道:“吴叔,孩子还小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就甭跟他计较吧。”

    吴成清闷哼一声,没回话。

    秦海也不觉得尴尬。

    秦宝林十分不情愿地跪在秦忠义坟前,嘴里还在那儿喋喋不休道:“真不知道有什么好跪的,要是让我那些同事看到的话岂不是会笑话我,真没劲!”

    陡然。

    一阵风刮过。

    秦宝林全身汗毛倒竖,有如被洪荒猛兽盯上!

    当他抬起头。

    一只黑色的脚板出现在他面前!

    砰!

    秦天毫无征兆就将秦宝林踹飞。

    秦宝林摔了个狗啃泥,更是差点摔下悬崖,更加令他胆寒的是牙齿都已经出现了丝丝松动,随时都有可能掉落。

    “啊!我要杀了你!”

    这对秦宝林来说是个天大的耻辱!

    他张牙舞爪朝秦天冲来,秦天也毫不客气再次出手,一拳击中秦宝林白皙的面门上,让他鼻孔飙血。

    秦宝林跌坐在地上,眼神极为怨毒。

    他指甲更是抓入了泥土里,死死盯着眼前的秦天,他怒吼道:“狗一样的东西,你知不知道我耳机有多贵,我这身衣服都不是你能赔得起的!这还没有算上你殴打我所产生的医药费,你给我去死吧!”

    秦海此时也阴沉着脸。

    刚才秦天的行为实在是太过分了,怎么说秦宝林都是秦天的堂兄,这狗东西怎么能目无尊长?

    “弟,你就不管管你儿子?”

    秦明没让秦天失望,他冷哼一声像是没看到秦宝林的惨状:“哥,如果他不是你儿子的话,我第一个上去把他打死!”

    “是你该管管儿子!”

    “你……”

    秦海被噎得说不上话来。

    他愤怒地踢掉坟前的贡品,咬牙道:“好,你们做得很好!既然你们已经不顾及亲情,那就不要怪我动用法律的力量来制裁你们!”

    秦明发出声冷哼,让秦海愈发恼火。

    吴成清颇为欣赏地望向秦天,他哈哈大笑道:“你是秦天吧?倒是不错,让我看到了你爷爷年轻时候的暴脾气,简直一模一样!”

    “打得好!”

    “最好是把这俩狗东西逐出秦家族谱!”

    “老秦可没有这种不肖子孙!”

    秦天冷笑连连,倒也不是不能考虑,反正秦海一家也不在意自己是不是姓秦,省得他们玷污了族谱。

    秦海本想动怒,可最后却是忍住了。

    这时候最好不能出什么事端,而是要稳住局势,可不能让李书记看到他家里最真实的情况。

    想到这里,秦海挤出了丝丝阴柔笑意:“呵呵,是我错了,我对宝林实在是太过溺爱。宝林,你好好跪着吧。”

    秦宝林本想反驳,似是想起了什么后便老老实实跪在那儿。

    对此,秦天也不好说什么。

    吴成清是个暴脾气,他看不惯秦海假惺惺的面孔,冷哼道:“老秦要是知道你是白眼狼的话,当年也不会托人找关系将你送进镇政府。”

    秦海皱皱眉头。

    这是他不愿意提及的事情。

    秦天对此也有所耳闻,他为爷爷感到痛心,秦海一家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白眼狼,压根不值得。

    “哼,那又如何,我爸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上,也是因为他有能力!”

    “老头子要是能看到我爸这么有出息,应该开心才对!”秦宝林心中不服气,开始为自己的父亲辩解。

    秦海也有些自傲,微微挺直了腰杆。

    是的。

    这都是我努力得来的成果,和老头子有什么关系?我作为老头子的儿子,拿点老头子的钱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

    秦海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

    现在的他比废物弟弟秦明好太多!

    他们没有资格指责我!

    “哼,我之所以能达到这些成就,那是因为我在任上兢兢业业,作为人民的公仆我时时刻刻都惦记着百姓!”秦海理所当然地说道。

    吴成清眼神忽然变得冷冽!

    他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森寒的气势!

    “畜生!”

    “你不说这茬我都没想起来,你以为你是怎么走到今天这步的?”

    秦海皱皱眉头,正要开口的时候吴成清怒道:“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当年做出的那些猪狗不如的事情,要不是的所作所为,你老子也不会这么快死!”

    吴成清胸膛强烈起伏,尤为愤怒。

    “算了,不提那件事情了。”

    秦天某种精芒闪烁,他抓住吴成清的胳膊道:“吴爷爷,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爷爷他不应该那么快就走。”

    “你知道内情对不对?”

    吴成清沉默了。

    倒是一旁的秦海显得有些着急,他额头上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汗珠,道:“吴叔,有什么事情私底下说就行,何必在老爷子坟前说出来?”

    “他老人家也不愿意提起是吗?”

    吴成清果然有些犹豫。

    秦天见状,转头冷喝道:“你给我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你……”

    秦天没理会神色慌张的秦海,而是眼神诚挚地看着吴成清:“吴爷爷,我是我爷爷的亲孙子,难道连我们都没有知情权吗?”

    “唉!”

    “既然如此,那我就说出来吧。”

    “吴叔,不要!”秦海焦急道。

    吴成清无视了秦海的请求,面色铁青地说道:“其实当年你爷爷的病情也不是很严重,要是送去医院及时治疗的话说不定能治愈。当时你父亲也东拼西凑借了十几万给你爷爷治病,但这些钱最后都落入了你大伯的口袋!”

    咔嚓!

    秦天拳头捏得咔咔作响。

    他脖子那儿青筋暴突,血管都差点爆裂开来,整个人已经处于暴走的边缘。

    “我没有!”

    “吴叔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是清白的!”

    秦海开始慌了。

    尤其是此时还站在老头子的坟前,总觉得已经死去多年的老头子正睁开眼顶着他上下打量,令他头皮发麻。

    “闭嘴!”

    秦天再次发出冷喝。

    “老东西你血口喷人,我爸不是那样的人,我跟你拼了!”秦宝林也是个暴脾气,一下子就朝吴成清冲来。

    秦天往前迈出一步,一只手捏在秦宝林脖子上!

    他如同提着小鸡仔那样将秦宝林拎了起来,秦宝林双脚离地乱蹬,脸色已经因为呼吸不畅变得涨红。

    秦天力大无比,他压根无法挣脱。

    此时的秦天活脱脱是个从地狱爬上来的深渊恶魔,让秦海父子感到了莫大的惊恐,秦宝林更是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放……放我下来……”

    “说了让你闭嘴!”

    “若是敢打断吴爷爷说话,我必杀你!”

    砰!

    秦宝林被秦天扔到一边去。

    如同死狗般。

    吴成清也有些心悸,秦天压根不像是二十来岁的青年,更像是久经沙场的无敌将军,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浓烈的杀气!

    “好!我继续说。”

    “其实这件事情也是你爷爷跟我说的,他心想自己都这么老了,还不如用这些钱来给儿子们用。”

    “后来,秦海果真拿着这十几万去县里疏通关系。”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十几万块钱,才有了今日的云海市政府秘书长,不然你以为秦海这畜生能坐到那个位置上?老秦后来也知道了这件事情,不过他临终的时候让我不要跟你爸说,说是会影响家庭和谐。”

    说到这儿,吴成清身子都在发抖。

    太过分了!

    这还是个人吗?

    秦明眼神呆滞地望向秦海。

    原来从头到尾只有他一人被蒙在鼓里,他还以为大哥是个正直的人,没想到正是因为大哥才会让父亲那么早离开人世。

    秦天吸了吸鼻子,竟觉得有些悲哀。

    爷爷一心为了秦海一家好,可到头来得到的只是他们一家无情的嘲讽,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可笑!

    吴成清嘴皮子微动,秦天却是示意他不要说了。

    秦天面色极为平静,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可要是他那些弟子们在这里的话吗,一定会知晓师尊动怒了!

    而且是愤怒到了极点!

    果然。

    秦天伸出手指了指秦海的鼻子。

    “你,过来!”

    “跪下!”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