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文弱小相公 > 第一五四章 章程
    天将破晓的时候,天香楼的火,才慢慢的熄灭。

    因为,武珲有毒杀众人的嫌疑,他的尸体被范豹带回府衙去了。

    没有武珲的看管,那些女子们开始躁动起来。

    她们一晚上也没休息好,眼看着天就明了,她们都待在街上也不是个事儿。

    刘文轩让李九孔先去包一个客栈,让她们先有个住的地方。

    等了约莫小半个时辰,李九孔才回来,言说,在隔了三条街的地方,包下了一个客栈。

    刘文轩让李九孔在前引路,他带着几十个花容憔悴的一众女子,穿街过巷往客栈走去。

    一路上,这些女子们如同人犯般,被二十几个打手和二三十个兵丁,“押送”着,往客栈的方向走去。

    这种景象,引得路上跟了一群老少男女,男人们不时出言调戏一下她们,她们经过惊吓,又一夜没有怎么休息,这会儿已经无心理会他们了。

    女人们不能去天香楼,也都好奇楼里的女人们,都长的什么模样,所以也跟着她们往前走,一面在心里暗暗的和自己对比一番。

    “你们看,前面的那几个人,真漂亮啊!”

    “哪个是花魁娘子啊?”

    “花魁娘子叫什么呀?”

    “不知道,要不你去问问。”

    “陈嫂子,你看那个女的,年纪和你差不多,看着比你可年轻多了。”

    “嗯,我也这么想,看着就比你还年轻十几岁呢!啧啧……”

    “哼!一群狐狸精。”

    “呵呵……”

    李九孔找的这个客栈,有前后两座楼,都是三层的,中间还有一个不大的院子。

    一群女子们进去,又是一阵的鸡飞狗跳,争先恐后的抢占着房间,争个先后高低。

    一忽儿,这个屋子不是你该住的;一忽儿,那个房间你也配住?闹哄哄,乱糟糟,吵的刘文轩心烦不已。

    “闭嘴。”刘文轩一声厉喝,陆陆续续的,她们都停下了争吵,都站在,门窗处,看着院子里的刘文轩。

    刘文轩把客栈的掌柜叫来,问了一下,两座楼共有多少房间,最多可以住多少人。

    掌柜的姓孙,孙掌柜面善的很,说起话来也是慢条斯理的,他看着刘文轩,一脸和气的笑着说道:“我这里有上等客房十二间,中等客房二十间,下等的有二十四间。

    如果挤一挤,住个两百多人是没问题的。”

    刘文轩慢慢的转身,看了一下隐在门窗里的女子们,说道:“花魁娘子住在三楼,单独一间。头牌姑娘们也住在三楼,两个人一间,其余的姑娘住在二楼,也是两个人一间屋。剩下的丫头婆子都在一楼,也是两人一间。”

    “那……多出来的房间呢?”有人在楼上问道。

    “先留着,以后再说。”刘文轩说道。

    不一会儿,楼上又因和谁一起住,而争吵起来,比之先前抢房子更甚。

    刘文轩又喝住她们,说道:“不许再争吵了,谁再吵嚷,就打谁的屁股。”

    “咯咯……”

    “哈哈……”

    “嘻嘻,……”

    “爷,你上来打奴家嘛!嘿嘿……”

    “辛泽。”刘文轩喊了一声。

    辛泽鬼魅般的身影,轻巧地飘进楼里,随即响起巴掌声,和女子的一声惊呼。

    辛泽快速闪身出来,又不知道藏哪里去了。

    “呜呜,爷,有人打奴家的屁股,奴家不活了!呜呜……”

    “哈哈……”

    一下子,楼上楼下全是哄笑声,这样的笑声,在二里地外都听的见。

    李九孔迈步进来,躬身说道:“老爷,飘香舫的妈妈来了。”

    李九孔说着向左面挪了两步,蔷薇缓步走了进来,在刘文轩三步远的地方站住脚,屈膝给他福了福,“奴家见过老爷!”

    “嗯,你来的正好!这里就先交给你了,我先回家里一趟,晚些时候我再过来。”刘文轩说道。

    “老爷放心去吧,这里奴家会照看好的。”蔷薇双手交叠在小腹上,微微弯腰,恭敬的应道。

    在来这里的路上,蔷薇已经从李九孔那里了解详情,她吃惊于武珲居然毒杀主家,这可是重罪啊!

    她不知道武珲和刘文轩有什么恩怨,但她知道,刘文轩不是他们最先的主子,先前的主子她没有见过,就连新接手的秦公子,她也是不认识的。

    明面上,刘文轩依旧是天香楼和飘香舫的东家主子。

    刘文轩没有停留,迈开腿朝外面走去,李九孔紧随其后也往外面走,蔷薇冲着他们的背影又福了一下,抬眼看时,见李九孔抱拳,在左耳边儿晃了晃,蔷薇抿唇笑了。

    刚出了客栈,走到街上,迎面走来一个衙役,他身后跟着一位四十上下的中年人。

    “刘老爷好!”衙役老远就喊了一嗓子,生怕刘文轩走了似得。

    刘文轩站住脚,说道:“官差大哥有事吗?”

    那衙役转身指着中年人,说道:“这位是知府吕大人身边的师爷,钱师爷,钱师爷找你有话说。”

    刘文轩和钱师爷相互拱手见礼,钱师爷就走过来要拉刘文轩,李九孔伸手拦住了,钱师爷脸上有怒色,狠狠地瞪着小眼睛睨着他,说道:“一个家丁,也敢挡爷的道,就不怕吃饱了撑着吗?”

    “钱老爷别生气,……”刘文轩推开李九孔的手臂,跟着钱师爷往边上走了几步。

    钱师爷站住脚看向刘文轩,又打量了他一下,才说道:“府尊大人让我过来和你说两句话,一句是:不该说的不要乱说。二句是:有不决之事就去找他。你可听明白了?”

    “在下知道了,还请钱老爷回去,回禀吕大人,就说在下知道分寸,请吕大人放心。”

    刘文轩笑着说道,他怎会听不懂吕知府的话,吕知府怕他把天香楼是秦王的事说出去,所以派人过来警告他一下,让他管好自己的嘴巴。

    钱师爷也笑了,他既然明白了,也省了他再解说一遍了,他又说道:“不知,你准备如何安置那些女人,如若安置不当,遗患无穷啊!”

    刘文轩扭头看了眼客栈,说道:“在下想把这家客栈买下来,只是,怕他趁着现在的当口,故意抬价。

    还请钱老爷回去和吕大人说说,看能不能请吕大人出面,把价钱定一下呢?”

    钱师爷的嘴角直抽抽,这个刘文轩还真会顺杆子往上爬啊!这么快就有事情找上府尊大人了,这也太快了点儿吧?!

    “好说,你这个办法倒也可行,我回去就跟府尊大人说一下,看大人是个什么章程。呵呵……”

    钱师爷干笑了一下,也看了一下客栈,这里还真不错,足够大,看这样子住百十口人是没问题的,这个刘文轩还真有点眼光呢!

    钱师爷又和刘文轩寒暄了几句,就告辞走了。

    刘文轩也没再停留,也急急的回家去了。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