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崩坏神话 > 第七百二十九章
    “我自是自强不息,何须一千年?”张扬大笑一声,便是向着天际飞去。

    飞在空中,张扬将飞天神狼召唤而来。骑着神狼,他的眼中也充斥着强烈的暴怒:“魔界之人如若敢伤害她们,我必会杀上魔界!”

    三个月前,魔界与妖界爆发了五年中最强的一战。魔界可谓是一路无阻,屠杀妖族无数。

    然而突然出现的仙界之人却是改变了这个局面。最终魔界停止进攻,妖魔双方又是僵持下来。

    说来也巧,当日奔雷妖尊与张扬分别后便是急着将魔界大聚集的消息告诉妖族,却在途中发现了被黑袍老头抛弃在荒郊野岭的樊倾瑶与星韵二女。

    所以,如今二女正在妖族之中。正可谓是因果循环。

    在一座高大的宝塔之中,众妖族高手齐聚如此。而此刻颇为耀眼的是三位老者。

    这三位老者便是仙界派来保护妖界的仙者,其中胡须最长的老者名为玄道老人,身穿一身青袍背着仙剑的老者乃是剑仙白若水,而手持折扇的这位老者却是散仙青空道仙。

    通臂猿猴本体为猿,自然手脚多动,上跳下窜。通臂猿从座位上跳了出来,对着三位仙人抓耳挠腮地说道:“三位老头,仙界的援兵何时到啊。这仙界的援兵一天不到,我就越不踏实啊。魔界全是些丧心病狂之人,前些天那股惊天魔气至今还让我胆颤啊!”

    玄道老人微笑着看着上蹿下跳的通臂猿,摇头道:“你这泼猴,如今已是妖界至尊还是这般调皮多动。”

    剑仙白若水看着通臂猿也是摇了摇头,却是皱眉道:“前些时日的那场惊天魔气便是代表着大魔出世,我观那魔气这次出世的魔头最低也是魔帝强者。”

    魔帝…

    听了剑仙白若水的猜测,众人吸了口凉气。

    仅仅那一位血帝便是翻云覆雨,如今又多了一位魔帝,众妖产生了泰山压道:“没有张扬哥哥的消息,我便寝食难安。”

    “哎呦,小情人见面真是柔情似火啊!”星韵的调笑声突然传来,张扬松开怀抱着樊倾瑶的手,对那向自己这边走来的星韵笑道:“怎么,不哭鼻子了?”

    星韵白了他一眼,随即牵起樊倾瑶的手将其拉到自己的身边,然后对着张扬娇哼道:“不理这个混蛋,咱们走。”

    樊倾瑶咯咯一笑,便跟着星韵离开了这里。

    张扬看着二女靓丽的身影,心里却别是一番滋味。红莲,师兄,师傅,你们还好吗?

    当远处的魔气渐渐散去,众妖也各自散了去。

    张扬找到樊倾瑶与星韵,问起她们为何会出现在妖族的势力内。

    樊倾瑶将奔雷妖尊救了她们的事情说了出来,张扬听了后便大笑起来。看着张扬发疯似的大笑,星韵斜视着他,惊讶道:“不会是疯了吧?”

    “疯你个头,我是太高兴了,真是因祸得福!”听着张扬毫无逻辑的话语,二女解释感到莫名其妙。

    张扬当然是因祸得福,要不是急着去救樊倾瑶二女,他便不会来到黑袍老者的洞府,更不会遇见红衣佛陀吞下因果。

    便是因此,他捏碎了因果得到了因果内隐藏的力量,实力一举突破到更强的境界,虽然依然没有突破万法之境…

    “嗜血至尊,一统江山。狂魔老祖,万界无敌!”

    嗜血狂魔站在高山之巅,望着眼前跪拜的群魔,听着那山洪暴发般的大喊声,狂笑了起来。

    嗜血狂魔在群魔中扫视一下,随即将一个人影吸了过来。他冷笑着看着被自己握在手中的人,这人哆哆嗦嗦,眼神中充满了惊恐。

    嗜血狂魔张开嘴,大嘴瞬间变得巨大,竟是硬生生的把此人吞了进去。

    吞了这人之后,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又是阴森的笑了起来。而被他吞入口中的魔头便是无极魔主,只因几年前嗜血狂魔没有抓到张扬等人而被他打了一巴掌。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嗜血狂魔冷哼一声,便是消失在山峰之巅,突然出现在群魔面前。

    看着庞大的魔军阵容,嗜血狂魔露出满意的笑容。

    流水清清,两位少女在河水旁溪水玩耍,河中的男子时而传出笑声,抓起小鱼扔上岸来。柳叶飘荡在河面,暖暖的微风轻轻拂面。

    “张扬哥哥,我在河边抓了只小河蟹,很好玩!”樊倾瑶把玩着小河蟹,正对着张扬高兴的呼喊着,却是突然感觉手一疼,被那河蟹钳住了手。

    樊倾瑶怎么也甩不掉它。“哎呀。”樊倾瑶疼得掉了一滴眼泪,星韵无语的看着她甩来甩去,笑道:“傻瓜,你不会用真气将它击碎啊。”

    樊倾瑶讪讪的笑了一下,便运出一丝真气将河蟹击碎了。河

    蟹的残渣迸落在她的小手上,她撅着小嘴,皱着眉头将手上的脏污伸进河中洗了起来。

    三个人在河中玩耍一阵,便离开了这里。三人张开臂膀,欢快的向着山上的妖族势力范围跑去。

    “瑶儿,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张扬却是突然拉起樊倾瑶的小手,牵着她向着远处跑去。

    在这一刻,张扬自己都不知道,他已经不知不觉的将樊倾瑶当作了红莲。他现在眼里看到的樊倾瑶竟然完全是红莲的模样,似乎有种神秘的力量影响了他的神志。而有时他又清醒,他已经分不清红莲与樊倾瑶的模样,又似乎在他眼里二人就是同一个人。这种感觉,让张扬迷茫,又让他沉醉。

    星韵不悦的撅撅嘴,便是狡猾一笑,便偷偷摸摸的随着二人走去。

    张扬带着樊倾瑶来到一处幽静的山谷中,这山谷虽然没有“一览众山小”的气势,但两边都是碧绿的山峰,远处传来若隐若现的流水声。

    樊倾瑶望着这里的景色,陶醉般的闭上眼,长长的睫毛垂下眼帘,双手捧在胸间,似乎正在许愿:“请求上天的诸神保佑张扬哥哥一路平安,不要让他在经历那么多的杀戮了。”

    张扬轻轻的将她揽入怀中,轻轻的吹着她的耳垂:“在想什么呢?”

    “啊,张扬哥哥!”樊倾瑶措不及防的被张扬揽入怀中,惹得她惊呼一声脱离了他的怀抱。

    “张扬哥哥…”樊倾瑶却是低着头,脸上布满了红晕。

    张扬哈哈一笑,刚刚也是突然冲动忍不住想要抱住这小可人儿。

    “张扬哥哥,以后你若是再使坏我就不理你了。”樊倾瑶抬起头,那微红的脸蛋显得格外的可爱。咯咯一笑,便向着前面的绿荫跑去。

    张扬讪笑一声,便追逐着少女而去。星韵躲在一颗参天大树的后面,偷偷的看着张扬愉快的奔跑着,微哼道:“这两个家伙儿竟然背着我偷偷幽会。”

    星韵不忒的白了二人一眼,便古灵精怪的笑了一下,偷偷的又跟了过去…

    张扬与樊倾瑶坐在一棵弯曲的树木上,诉说着话语。“张扬哥哥,这些天没有你的消息,我都要担心死了。还好你平安回来了。”樊倾瑶微笑着说。

    张扬轻轻的理着樊倾瑶的秀发,淡淡的发香飘荡残留咋指甲中。

    张扬柔声道:“找不到你们,我也要担心死了。还好上天眷顾我们,谁都没有遇到危险…”

    “张扬哥哥…”樊倾瑶将头扭到一边,原来张扬又是轻轻的环抱起她那盈盈一握的纤腰。

    “让我保护你一辈子,好吗?”张扬在她的耳边轻轻吹风,惹得少女全身热辣滚烫。

    樊倾瑶没有答应,却也没有反对。

    看着那害羞的少女,张扬忍不住将其抱在怀中,看着她动人的脸庞,埋下头就要吻下去。

    樊倾瑶闭上眼,接受了张扬的柔情。

    双唇轻轻的碰撞,二人的情愫瞬间高涨,擦出爱情的火花。

    轻点着她的朱唇,轻轻的拨动她的指尖。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再也不想分离。

    缠绵许久,二人才停止了激吻。樊倾瑶整理着凌乱的衣衫,小脸红似云霞,却是如此动人。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二人相依在一起,诉说着浓浓的情谊。

    而在那远处偷看的星韵,此时却是轻轻的流下一行泪水,转过身悄悄的走了。

    而此刻,樊倾瑶却是回过头遥望着星韵离开的地方,露出些许不忍,柔声道:“张扬哥哥,我们这样对她,是不是太狠心了?”张扬脸上也露出一丝歉意,叹道:“我对她只有普通朋友间的情谊,我知道她对我有意,所以才故意让她跟踪我们看到此时的场景。只有这样,才能让她知道我对你的真心。只有这样,她才可以放弃这份感情。否则,会对她伤害越深。”

    “哎,如果你选择星韵姐姐,我会甘心将你还给她。”樊倾瑶不忍道。

    张扬笑道:“你把我当做什么,说送就送?况且她此刻悄悄离去,便是默认了你我的感情。”

    “哎,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我却有些不敢面对星韵姐姐了。”樊倾瑶无奈道。

    张扬轻轻的将她揽入怀中,柔声道:“星韵虽然有时候会耍些小性子,但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

    ……

    </br>

    </br>